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春秋·小说】牛背上的媳妇

时间:2019-09-14 08:38: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晌午太阳火辣辣的,好似堂屋的地炉子烧得旺旺的,烤得人直冒汗,一汪汪的顺着毛孔沁出来,把贴身的汗衫沾了个结实,“‘肉’都快烤熟了,这啥天呢?还要不要人活。”二娃子嘟嘟囔囔的抗着把缺个铁角的锄头,被太阳光照得亮闪闪的,仿佛他抗的是“潘冬子”的红缨枪。那精神头儿和“潘冬子”就没法比了,蔫儿吧唧的,走个路就像前些天村东头张家娶的那新媳妇,一步三晃,好像地面上堆满了咯脚的碎石子儿。
眼睛眯起一条缝,左右瞧了一眼,瞅准个地,三脚并着两步,“趟趟”的跑了过去“哐嘡”一声闷响,锄头把儿合着铁钎整齐的躺在地上,二娃子则像捆干草垛子,一屁股傝在地上胳膊往怀里一窝,靠了过去。树荫凉快着呢,茂盛的老槐树,在太阳底下撑起一把巨大的绿伞,二娃子靠在伞把上,这神仙也难得有如此美妙的晌午。
满足的闭着眼睛,有些事情咋就这么不靠谱呢?那张家的大小子比我二娃子还大三岁了,娇滴滴的秀女子楞是被他娶进门了。小的时候,秀女子还说要嫁给他的。二娃子脑海里一阵翻腾,随后浮出一组画面:首先是一头老牯牛,打后边跟着头小牛崽,秀女子八、九岁的样子,马尾辫,红白相间的小碎花布衣裳,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背的小竹编背篓。
他二娃子就像大牯牛,秀女子就像小牛崽,这光景,用时尚点的词语应该叫夫唱妇随。那时候他二娃子多神气啊,俨然是秀女子的保护神,小牛崽子一叫唤,好像在给他二娃子唱赞歌,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眷侣啊,那天上的牛郎织女,也没我二娃子幸福。
蜜蜂“嗡嗡”的在他耳根直咋呼,仿佛是专程来惊扰他的美梦,伸出手眼皮都没抬,直接在脑袋四周扇了几下,清净了些。知了还在槐树顶上的叶子里叫唤,这些声音和秀女子带给他的回忆是连在一起的。
那时候,捉知了给秀女子玩,也是二娃子份内的事,那小竹编背篓,装满了二娃子帮她割的猪草,剩下的就是一个小竹笼子,“叽叽”的知了声在背篓里此起彼伏,竹笼子就放在高高垛起的猪草上头,他让秀女子踩着他的肩膀,把她托到老牯牛背上,秀女子骑上去后的神气样儿,就像是他们乡上的女干部。
背篓装满了猪草,当然就由他二娃子背着,他牵着牛鼻子上套的绳子,这不就是村里那些牵着毛驴从山那边驼回来的新媳妇么?况且这老牯牛比毛驴坐着稳当多了。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不因为别的,就因为秀女子在牛背上像背书一样念叨着的话,被他一咕噜全装在脑袋里了,“二娃哥,你真好,秀女子长大了做你媳妇。”就这话二娃子一直幸福到现在,可如今怎么就变了卦了呢?
二娃子想到此处,顿时心窝窝里头像装了一块硬邦邦的鹅卵石,压得心口一阵发闷。“唉!”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望了望四周,远处的太阳跑到对面山尖上站起了,周围绿绿葱葱的黄豆架子把眼睛咯得生疼。几只蜜蜂爬在黄豆花上找吃食,肚子一伸一缩的偶尔还振几下翅膀换一朵花,二娃子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不如这几只蜜蜂来的快活。
“二娃子!二娃子!你个背时的跑哪去了?”一阵声音传来,让二娃子打了个冷颤,慌忙把锄头抗在肩上,大声喊,“娘,我在这里吶,包谷地有野猪拱的槽槽,祸害了一大片呢,我赶野猪去了。”说着就朝喊声跑去,一个50来岁的老妇人出现在包谷地的垄堪上,一脸的气愤,“你就不能让娘省个心,说来蒿草,跑得不见影子。等明儿个,娘背过气了,我看你这条懒筋还不伸展伸展,”二娃子一脸的无奈,“娘,你就不能说个吉利的,成天死呀死呀的,我听起心里难受嘛!”
老妇人脸上缓了一点笑出来,连同风霜洗刷出来的褶子似乎也舒展了许多,大娃子跑到广东打工,几年了也没见音信,眼瞅着身边就剩个二娃子也22岁了,媳妇也没个着落。老妇人知道自己这幺儿子心里憋屈得慌,可怨谁呢?只能怨家里穷,怪他爹走得早,怪他生在这个穷家。
唉!老妇人怜惜的看了看跟前的二娃子,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诺,拿六块钱去,明儿个把你那锄头钎去补一补,缺个角儿,咱家再穷也不能把下地的家伙什不当回事。”老妇人说着递了几张零毛票子过来。
二娃子心头一阵泛酸,感觉自己的娘递到眼跟前的不是钱,是一根根锥心的针,22岁的男人该是撑起一个家了,可他到现在还一无是处。早该进城去打工,赚几个钱不说娶媳妇,让娘不这么操心也好啊。想到这里秀女子的样子又在脑海里呼啦了一下,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这一拍似乎把秀女子拍了个不见踪影。
“娘,你老别操心,吃过饭,用火烧红了用锤子来敲敲就成了,不用费钱去修。”二娃子说完,搀着娘的胳膊准备回家,老妇人把胳膊一扭挣脱了他的搀扶,“楞二娃,娘还没老到走不动路。”说完悻悻的自个儿走了,二娃子扛着锄头跟在娘身后,眼神里透着一些快乐,“留在家里不就是要照顾老娘么,娘的身体好比啥都强。”“腾”的一声,路边的狗尾巴草被他扯了一根,根茎晗在嘴里,有一些淡淡的酸,带一点甜味儿,“狗尾巴”在唇边颤颤的抖,不知是疼,还是风吹的。
又是一年的春天,忙忙活活的春耕就要开始了,村里这几年各家各户男劳力出门打工的不少,肥沃的田地被荒草占据了一大半,张家大小子的爹是村长,眼看着也着急。这城里头钱好挣,也不能荒了祖辈种了八辈子的地不是,荒地让他闹心,荒草好似烂疮长在他心口口上了,成天锁着个眉头。大小子自从娶了媳妇,就像是被上了紧箍咒,成天只听媳妇的,他这个当爹的话也成了耳旁风。
提起这儿媳妇,张村长是一肚子气,成天农活也不做,就躺在屋里吃现成的,大小子更憋气,说秀女子的手嫩怕弄糙了,这叫哪门子事,这些事张村长不愿再想了,现在当务之及是那些荒地,不过张村长心里有个小九九,听说村西头王家大娃子打城里来了信,说是发财了,这不,他屁颠屁颠心急火燎的正赶去王家的路上呢。
大娃子几年来次给家里寄来了信,二娃子和她娘当然高兴了。二娃娘是听二娃子读了一遍又一遍还估摸着不过瘾,继续让二娃子口干舌燥的读信,“娘,你老可好!儿出门了三年零四个月也没给你捎回几个字啥的。这不,出门半年后我又去了广东,太远,又莫挣到几个钱,估摸着挣点钱了就直接回来,哪知道这一走就过去了三年,不过二娃在家侍候你老,儿也放心了,嘿嘿,娘啊,你的大娃我,可是赚到钱了,随信还汇了款,你老叫二娃去取了,不多也就六万元……
“嘭,嘭,嘭”一阵敲门声把沉沁在欢乐中的娘儿俩唤了回来,二娃子赶紧去开门,刚开了门闩,一股大力直接由外向里把门“哐”的一声推开了,这阵势除了张村长还能有谁。二娃子连忙把张村长让进屋,嘴里自言自语的咕隆了一句“别是来收农业税吧”。张村长耳尖,刚要落座的屁股抬了起来,伸出手,轻轻在二娃子后脑勺拍了一下,“你个楞二娃,早就取消农业税了,去年你交了么?今年你见有乡上干部来收么?生在福中不知福。”说完还翻了个大白眼给二娃子,回身去一屁股塌在堂屋的椅子上,脸朝着二娃娘继续说:“二娃娘,听说大娃子寄了一笔钱回来呀,你们有啥打算没有?”
二娃娘一边打手势叫二娃子给张村长倒杯水,一边说:“他张叔,我本想用这钱给二娃说媳妇呢,不过,二娃子说要做个啥么事业,我也不懂,准备写封信和大娃子合计合计呢。”张村长听到此处,“啪”的拍了下手掌,站了起来说:“二娃娘别多想了,我这次来也是为了这事,你看咱们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出门打工了,留下这些土地没人种啊,这样吧,我做主承包给你们,你们爱种啥就种啥,只要别荒着就行。”
张村长走了,二娃子和他娘商量来商量去,终决定承包100亩荒地,具体种啥,二娃子心里有打算……
不久,一个戴厚厚镜片的中年人来到二娃子家里,随行还有大娃子带来的书:《蔬菜反季节栽培指南》。村里仅剩的壮劳力被召集起来了,百亩荒地被搭上了支架,透明的塑料薄膜覆盖在了上面,连绵的塑料大棚,似一条威武的巨龙酣睡在翠绿的原野。这时正值夏日,
批反季节蔬菜终于试种成功了,白胖胖的萝卜,圆滚滚的南瓜、冬瓜,这些冬天才可以品尝的蔬菜,惊奇的出现在了夏天。村子沸腾了,村民惊呆了,一车一车的蔬菜被拉进了城里,绝尘而去的汽车,扬起蒙蒙灰尘,厚厚镜片下的笑容随着汽车渐渐远去,大棚蔬菜的知识却被他深深的刻在了二娃子的脑海里。此时的二娃子满脸疲倦遮不住的喜悦爬满了脸颊,泪水合着那些丰收的果实,伴着绵延的塑料大棚,似一个默念许久的愿望,在这一刻实现了。
二娃子被镇评为“致富模范带头人”的消息似一只多嘴多舌的八哥鸟,转眼传遍了四乡八里,一时间媳妇没着落的二娃子成了香饽饽,前来说亲的媒人差点把二娃子家的门槛踩烂。
二娃子却拒绝了一家又一家的媒人,二娃娘越来越看不懂自己的幺娃子了,她估摸着他心里恐怕还是放不下秀女子吧。
转眼又过了一年,二娃子26了,这样的年龄早就到了被村里人说闲话的年龄,二娃娘不止一次询问二娃子的打算,被人指指点点的终究不是个事,以前说咱家穷被村里人看笑话,现在成了:“有两烧钱就挂不住的主。”二娃娘心里越发着急了,可二娃子还是无动于衷,一门心思鼓捣那大棚,还说准备弄无土农作物,你说这叫啥事,没土这蔬菜咋长呢?二娃娘越发糊涂了,一肚子的问号。
其实二娃子心宽着呢,这大棚蔬菜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进取心了,他准备搞反季节水果,反季节大米,不过这大米需不需要反季节,这是即水果之后的事,他倒没多想,一门心思先种出水果再说。
“二娃哥!二娃哥在家吗?”如同黄鹂低鸣的喊叫声在二娃子耳膜处形成一股清脆的鸣音,生生的把站在院子里沉思的二娃子惊醒了,心弦止不住一阵轻颤,秀女子的声音他怎能不熟悉,他怎么可能忘记。回过头那齐腰深的篱笆墙,魂牵梦绕的秀女子像一个仙女站在篱笆墙外面。
四目相对各种滋味涌上二娃子的心头,他好想走过去把秀女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可是,他当初看着秀女子被张家的大小子背进了洞房,理智渐渐熄灭了胡思乱想,他轻轻的走过去隔着篱笆墙,秀女子为人母后,越发显得丰韵了,他深深的望着她,秀女子笑了,脱去青涩的秀女子妩媚的望着二娃子,似乎有一些幽怨夹杂在笑容里。
“秀……秀儿妹妹有啥事吗?”二娃子轻声问。秀女子缓缓低下头脸颊上有一些羞红爬了上来,“二娃哥,我……我想你了。”
“嘭!”这句话像一把锤子把二娃子的脑袋敲得有些迷糊了,他慌忙说:“秀儿妹妹,你别这样说啊,你已经嫁人了,是别人的媳妇,我们现在这样子单独站在这里说话,被人看见都有可能说闲话,你这话要是传了出去,还不得引起轩然 啊。”
秀女子的眼眶有泪水沁了出来,“二娃哥!我要和张家那个离婚,我要嫁给你。”二娃子听了这话头皮居然有一些发麻,不知是因为这话的暧昧程度引起的震撼效果,还是张家大小子对秀女子不好而引起的愤怒,“秀儿妹妹,是不是他对你不好,他打你了么?若是这样我明天去找他算账。”说到此处,秀女子那泪眼朦胧的样子让他的心脏有一些揪心的痛。
“二娃哥,他对我不好,我想买摩托车,他都舍不得钱,还有他那个当村长的爹,居然叫我洗碗,喂猪,你说这样的活,我咋能干嘛。我不做他还骂我。呜呜!”说到这里秀女子哭出了声音来,哽咽着声音继续说:“二娃哥你现在有钱了,我觉得你还是喜欢我的,我和他离了你娶我好不好?”
二娃子一直没有做声,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他突然觉得大中午的太阳变得有一些灰蒙蒙的了,一组画面忽的跳到他的脑海:一头老牯牛,和一头小牛崽,一个扎马尾辫,穿红白相间的小碎花布衣裳,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女子坐在老牯牛背上。二娃子牵着牛鼻子上套着的绳子,胸前戴了朵大红花。他把牛背上的女子叫媳妇,喜气洋洋的回过头去看她,二娃子呆住了,他看不清牛背上女子的样貌,有些像秀女子,有些像天上的仙女,有些像……忽然,牛背上的女子化为一团青烟,消散得无影无踪。

共 459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乡土气息浓重的小说。二娃和秀女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成人后,秀女嫁给了村长的儿子。二娃眷恋故土,后来靠自己的拼搏走上了致富道路,可他依然心怀秀女,正当这种寂寞苦闷无法释放时,秀女却主动投怀送抱说自己仍然顾念二娃,谁知原因却是因为她已不再满足于自己原来的安乐窝,想过一种更加安逸的生活。二娃惊骇困惑迷茫,故事到此戛然而止。这篇小说重点塑造了两个人物:男一号二娃,他眷恋家乡,孝顺老母,踏实肯干,勇于开拓。在情感方面他重情专一,但同时把爱情看的有点单纯,直至秀女重新现在在他眼前时,他满脑子都是幸福美好,问得缘由,却发现秀女自感“失宠”,想另寻舒适,并非真正的爱他。作者用侧面描述的手法塑造了女一号秀女,她的性格特点文中虽着墨不多,但是我们从的描写中可以推测出来,那就是贪图享受,娇惯成性,见异思迁,但是,这种品质是女一号与生俱来的吗?也不一定,其中有重要的后天因素。我们从文中可看到,村长儿子娶了秀女,就一直把她当宝贝供着,这难免惯坏了秀女。女一号不是个坏人,也不是个傻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她甚至和男一号一样,是个单纯的人。感觉自己安乐的日子即将不保了,又看到二娃有钱了,所以就来找二娃想跟他过,这难道不单纯吗?因为她没有目的性极强的策划预谋,也没想着要贪图霸占二娃的财产,无非就是想过过更舒适安逸的生活,所以说她不坏不傻就是有点“痴”。女一号秀女对爱情没有明确的目的性,正和男一号二娃正相反,所以当二娃得知了真正原因后,震惊迷茫不知所措,他眼前的秀女到底是谁呢?,“牛背上的女子化为一团青烟,消散得无影无踪”,二娃的梦破碎了,他的爱消散了,这正是:青梅竹马两无猜,劳燕分飞暗伤怀,山野牯牛心依旧,当年秀女不复来。推荐欣赏!【编辑:摩高】【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0716】
1 楼 文友: 201 -0 -07 07:58:05 牛背上的媳妇!展现的是爱与人性!欣赏,遥祝安康! 80后女人,辛勤的工作者、码字工。
2 楼 文友: 201 -0 -07 22: 8:29 摩高老师的点评太精彩了,尤其是那四句诗句真是画龙点睛啊,学习了,欣赏了!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孩子中暑
儿童口臭是什么原因
孩子消化不良吃什么
短暂性脑缺血临床表现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