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强废柴 第二百九十九章 剑拔弩张

时间:2020-01-17 03:36: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强废柴 第二百九十九章 剑拔弩张

楚铮对仁的印象还算是不错,虽然当初在寻猎团刚进落日森林时这几个家伙对他的态度都不太舒服,但之后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后,他能掌控整个寻猎团队,不至于人心离散,还是仁陈小飞这几个家伙的功劳大上一些。

仁远远地跑过来,喘地上气不接下气,到了楚铮身边后,先是做了一个揖,道:“谢天谢地,你总算是回来了。”

“怎么,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么?”楚铮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仁道:“先前托你的福,我们这队伍才不至于死在那片森林里,你又独自去吧朱芷大小姐给救了出来,我们听说爆发力兽潮,心里都在悲痛,幸好你安然无事……”

楚铮听这一顿话都在夸自己,忙摆摆手道:“等等,等会儿,你究竟是想说什么?”

仁道:“听说你安然回来,我们寻猎团给你包下了酒馆,就等着你赏脸过去呢。”

楚铮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且不说他刚从小酒馆里陪朽木喝了一场出来,再加上他也和朱芷手下这寻猎团里的人不算是深交,这样贸贸然去喝酒,他心底还是不太想去的。

仁见到楚铮脸上表情,忙道:“我们的性命都是你救的,在心里我们对你感激地厉害,你可要一定前去。”

这样请求,楚铮要是再拒绝就是折了他们的面子,如果落下一个目中无人的话柄也不算是有好处,楚铮点点头道:“那行吧,我去。”

酒馆里乌泱泱地挤满了人,这把整个寻猎团全找过来也不见得有这么多人,楚铮刚到门口就想折返回去往外走,仁站在酒馆门口颔首笑道:“除了咱原先寻猎团的人之外,还有咱一些朋友,同学,以及慕名而来的人,都听说了你单枪匹马闯进悬空城的事情。”

都已经来到酒馆门口,现在也无法离开了,楚铮刚踏进酒馆,里头便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呼喝声,楚铮颇有些无奈,拔脚离开的想法更加深重。

在酒席上落定之后,见到一众人想要拥上来敬酒,甚至一些人挤过来连声问当初在悬空城发生了什么事情,遇见了什么危险,传闻的从千余禁卫军手中逃脱出来这事是真是假,甚至有人问他们是如何从落日森林里千万兽潮当中脱身出来……

见势不对,楚铮一下站起,用手阻了一下面前,开口说道:“大家停停,停一下。”

楚铮发话,所有人的声音竟然全停了下来,楚铮心下暗出一口气,又开口道:“就这么说吧,我是寻猎团的一份子,救大小姐是份内所做事,大家无需将这件事情看得太重。”

“至于潜入悬空城,也没有大家传地这么神,只是进去探出来大小姐下落以后,打了几场,差点就死在那里,还要幸运把大小姐救了出来,而落日森林,是因为察觉到森林里有什么古怪,冒险绕道离开了,这些事情没有大家说的这么神……”

露拙是安身立命之本,在自身实力远远还没有达到一定境界之前,贸贸然安上与自己身份相不符的名声,容易招致来很大危险,况且他身边带着上古已灭绝的珍兽,手上带着足以买下悬空城的储物戒指,脑里还藏着关于阴阳法王的事情,任何一样,都可能招致来杀身之祸。

虽然楚铮这样一通解释,但他明显看出来面前这些家伙脸上看他的表情没有半分失落,反而是更加敬佩起来。

无奈之下,只得每人敬酒一杯,才将人打发回去,楚铮坐定在那里,探头对旁边的仁道:“下回这样的事情,可就不要再叫我过来了。”

仁嘿嘿地笑:“这不都是大家敬重你这少年英才嘛。”

不过看着眼前这些人,楚铮也在心中暗暗想到,几个月前自己还是走哪嫌哪儿,别人眼中的废物一个,甚至在刚进入落日森林以前,这眼前大部分人都对他态度欠奉,张口必是讽刺的话语,一场变故之后,对他态度也是发生了截然改变。

楚铮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我当是谁这么财大气粗呢,原来是我们的楚铮大英雄回来了啊。”一声音远远地传来,听语气就知道来者不善,楚铮不动声色地抬眼看去,酒席正中,一zǐ衣男子摇着折扇,远远地走过来,脸上神色倨傲无比,一副目中无人之相。

而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熟面孔,候白远。

楚铮这才发觉回来,这酒席里之前寻猎团的其他人倒是都在,就只剩下这候白远没有来。

仁探头对楚铮道:“我们先前叫过候白远的,他不肯来,哪想到他把他哥哥给搬过来了,这就是他哥候欢,三四年前就是魂战士了。”

楚铮暗道:“看这摸样八成就是来砸场子的了,近运气还真是有些烂,这种事情都可以遇到。”

候欢到楚铮桌前,正对面几人竟然下意识地让到两旁去,空出了一条道给候欢,可见这候欢名头和威势倒还真不算小。

候欢坐定下来,将折扇一收,面带笑容道:“之前听我这不成器的弟弟说了,还真是承蒙你多多照顾,让他可以在落日森林里有性命可以活下来,我这儿就多谢谢你了。”

“谢你妹夫,看你这表情也不像是道谢的意思,脸上就差写着我来砸场这四个字儿了。楚铮心下不屑地道。

候欢也看到了楚铮脸上表情,旋即问道:“怎么,看楚铮少侠这神色,似乎是不太欢迎我来啊。”

楚铮懒得对他摆出一副好看的脸,微笑道:“哪能呢,你大驾光临而来,我这自然是欢迎,不过咱这只是几桌酒席而已,怕折了你的面子而已。”

候欢朝楚铮身边冷冷瞥一眼,坐在楚铮身侧的仁竟也噤若寒蝉地起身,退到了一遍,楚铮抬头看看左右,随后问道:“候欢兄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么,如果没有的话……”

“我听说你是那古风大师的弟子……”候欢相当没有礼貌地出言打断了楚铮的话:“而且还跟朽木有关系,搞得这镇子里几乎没有人敢惹你,风头无两啊。”

候欢虽出身与巨木镇,但早年就已经外出学艺,古风这个在悬空城炙手可热的人名对他来说分量还不算是特别中重,至于朽木也是一样。

候白远到他面前添油加醋这一顿说,自然让他过来触触这家伙霉头,再不济,也要让他丢点面子回去。

“没说地那么神……”楚铮不咸不淡地回应。

候欢抬头笑笑:“你可真是虚伪……”

周围爆出一小阵哗然声,如果不是候欢难惹,仁等人此刻只怕是早已经冲过来给楚铮出头了。

候欢说完,拿起桌旁一个干净的杯子,将酒水倒上,双手递过去给楚铮:“舍弟之前多多无理,还望你海涵在三,这杯酒还请你笑纳笑纳,我这里给你赔个不是,以后大家可还都是朋友。”

楚铮不动声色地将酒接过,举到嘴边,只一闻到味道,心里头便暗笑了一声。

“巴豆淬粉加羊藿,这里头可是十足十的泻药,还是强力版的,这家伙,看起来道貌岸然,暗地里的手段可真是够卑鄙的,不过居然能在倒酒的一瞬间在杯子里下这药,这人还算是有那么点点水准……”楚铮将酒水举在嘴边,就是不喝。

“怎呢,楚铮兄不肯赏我这面子么?”候欢微笑道,楚铮却将眼神放在了站在他身旁的候白远,只见候白远脸上承着十足的笑意,那表情就像是在说3a我给你酒里下药了别愣着了赶紧喝。

十足的欠扁。

楚铮看到就来气,忽地站立起身,左手飞掷过去一个杯子打在候白远腹部,咚地一声候白远张开口,楚铮随即将酒往他脸上狠狠一泼,杯中大半的酒水都入了候白远口中。

“楚铮,你这是欺人太甚!”候欢拍案而起,桌面上的菜色都震翻了大半,其余本来还坐在席位上的人也直接站起退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要是闹出事儿了。

楚铮自己倒了一杯酒喝,口中不咸不淡地道:“也不知道是谁欺人太甚,关心一下你可怜的弟弟吧,你这酒水里的药也下得太重了。”

只听叽里咕噜一阵乱想,候白远一脸痛苦地捂住腹部,仿佛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里头翻动搅合着,一阵难以抑制的便意涌上来,他脸上瞬间流出冷汗来。

“茅厕!茅厕!”强忍着即将喷薄而出那种感觉,候白远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屁股,一旁的家丁忙指向街边左转位置,他随机没命般地奔逃而去。

方到街口转角位置,还没来得及走到茅厕,便听到那边传来一声惨叫,随后是一泻入注的排泄声响,酒馆里隐隐地发出一阵笑声,这候白远明显是拉在裤裆里了。

候欢脸色在青白之间变换,招手向身旁两个家丁喝道:“还不快些去!”

家丁忙奔过去,楚铮也忍着笑意不出声,不一小会儿,只听街角那边传来家丁喊声:“不好了大少爷,二少爷他拉脱肛了……”

“噗哈哈哈哈哈……”酒馆里大部分人再也忍受不住,哄笑起来,连楚铮也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候欢大喝一声:“闭嘴!”

这声音经过了魂力加成,响彻在整个小小的酒馆里头,笑声停了下来,候欢一脸怒意地看向楚铮:“楚铮!你!”

“少朝着我吼,”楚铮站起身不屑地回道:“怪就怪你学艺不精,给我敬酒还来这花样,傻子么你,不知道我副业是炼丹,还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我。”

“我杀了你!”候欢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风度,扇子一扬就准备动手,楚铮一手伸出:“得了,不要以为你比我早几年成了魂战士就牛了,趁现在我劝你去好好地看看你可爱的弟弟,待会要是出了问题,下半辈子大小便失禁,那可都是你的。”

平江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涟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济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六盘水癫痫正规医院
青海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