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灵石仙尊 第39章 元武大战季如鸿上

时间:2020-01-17 01:00: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灵石仙尊 第39章 元武大战季如鸿上

由于元、季两家皆是定安城领衔之家,虽然两家还尚未开战,但元武与季如鸿之间的这场决斗无疑就代表着两家从此决裂,定安城从此之后也必将会有一段混乱时代,对定安城子民是有很大影响的。

也因此场,本城子弟也正面对一项关系到自家将来命运的选择题,一但选错,或许就会家破人亡。

现在元武与季如鸿的决斗还未开始,这期间也是定安城子民站队的关键时刻。

所以,此时定安城北人头耸动,无不将此场决斗视作天机,以期望能从中看出点端倪,从而做出自认为正确的选择。

在这混乱尚武的世界里,如若没有一个可靠的势力罩着,那是会活得相当辛苦,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死去的。

“听说元家内乱已经平息,那元新武不但不是废材,而且还是天资过人的奇才。”

“是啊,听说现在元家上下无不将元新武奉若天神,元家各项产业也都恢复以往状态,如此元家子弟上下待人比之其父在位时还要宽厚。

由于元家内乱一事刚平息,元家为挽回失去的威望,还特别施药看病,十天免费。”

“这已经没什么稀奇的了,元家多年以来一惯都是特困城民免费看病,还会视情况将之收为元家仆从、以便长期治疗。

这回元家突变,又如此快的被稳定了下来,想来一定会更进一步。”

“大家快看,元新武元少爷来了,我就说他一定会来的吧”

“这还用你说,但现在应该改称呼了。他现在又新建星元山庄,咱们应该称他为‘星元庄主’才是。”

“我刚才听星元山庄的管家说,星元山庄还要创建‘星元守护者协会’,庄主自然就是会长,称他为‘星元会长’应该也不会错。

这‘星元’二字用在这等协会之上,那可是意义非凡了。星可以指‘无极星’,‘元’也可以指‘无极星’的元气,星元会长这可是要以守护无极星的本元之气为己任呐!

其志向之大,已然通天,就是不知他如此高调行事,是否能一举成功?”

此人倒也非同一般,挖字眼的本事也真是难得一见。

“管他呢,反正我一直看好元家,这回元家既然要创建星元守护者协会,我就是将命搭进去也要成为星元守护者协会的会员。”

“……。”

如此这般,人群中的谈论声此起彼伏,虽然每个群人谈论的都不一样,却也都大同小异,都是关于元季两家的事情,在这一时段,会提到孔家还有其它事情的真是少之又少。

“星元庄主必胜……!”

“星元会长必胜……!”

“元新武大帅哥必胜……!”

“新武哥哥必胜……!”

“元新武你这个装逼蛋,老子一定敲碎你的蛋!”

“……!”

就在元新武来到元石松等星元山庄众人所在人群中时,随之元圆拿着扩音器来到决头场中竖立于河流之中的三尺余粗的大石柱上大喊了起来。

“诸位在场的父老乡亲观众朋友们请肃静!诸位在场的父老乡亲观众朋友们请肃静!

在下元家元新圆,此场决斗因季家现任族长季如鸿应元家败类元正刚之邀参与元家内乱而起,因其仅提供线索,未直接参于。

故,此次决斗仅予战败警告,并令其将元家二小姐元雨放归元家、解除与季家二少爷季阳青的婚事,划去季家族谱中所有相关记载。

另,其余元家以外的置身参于者,一经查实,虽远必诛!

就算对方势力再强,哪怕元家子弟战至一人,也必成此誓!”

元圆如今虽然年仅十五,但他也已经历经生死,现在又有不错的修为,还有整个元家为他撑腰。此次他当担此任,也真是热血沸腾,也终于正式从少年时代步入青壮成年时代。

这回他不但将元家的族规给公布了出去,与此同时也将他元新圆的名字推了出去。

就在元圆话声落下,重新回到元武身边时,周边的观众们顿时又沸腾了起来。

“元家小子,休得狂言,今天季某一定打得你直喊爹!

有种就来吧,今日此战非同小可。故,特请定安城城首大人与城守将军一起公证。只要季某战败于你,你就必须将元家划归季家名下,你就算死掉,也得在这张契约上留下灵魂烙印!

否则,元家上下必鸡犬不留!”

大喊间,季如鸿便已踏着河水,来到了大石柱对面二十丈外的大木柱上。

“既然如此,那就是前议无异,待小爷战败于你,看你这老贼还有何话可说!”

就在季如鸿站定身形时,元武便也随之腾空而起,随之一样踏着水面来到了那石柱之上。

“哼,小子,别以为你能踏水而行,就能在水中战胜于我。

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水木合击之技,免得你在战败后还心存不甘!”

河流中水声不断,他此话声音不大,修为不够休想听得到。

“既然你要搞这么多水过来,也见多了元家的火土合击之技,那小爷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水土合击之技。

如若你还嫌不够的话,小爷还可以让你见识一下水火合击之技,只是会将你揍得更惨一些而已。”

元武此言声若洪钟、字字清晰,比之元圆以扩音器喊话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才是真正的正阳道者地气势。也只有显露如此气势,才配得上元武灵石道者的身份。

“牙尖嘴利,看招!”声落,便见季如鸿双手中突然多出一对螺旋形尺长判官笔,随之其立即将左手的那支投掷中流水之中,直击元武所立的石柱。

轰隆,只见河水爆开,石柱亦是应声而倒。

这季如鸿可不会放弃那么一支判官笔,就在石柱倒下之时,便见水中突然窜出一条青藤,随之与季如鸿手中的另一支判官笔相连接。

而元武在其投来那些判官笔时,却是在心中暗笑。

只见他在那石柱倒下之前腾空而起,随之拔出天星剑,而后向季如鸿所站木柱连挥数剑,只听哗啦几声,那木柱却是已经被斩成几断。

而元武自己却是直接遁入流水之中,随之化成河道中的一块大石头。

元武说过要以水土合击之技与季如鸿一战,若只在水面上的话,那可就算不上真正的水土合击之技了。

季如鸿在发现自己脚下的木柱被斩断后,随之左脚一跺,木柱便重新连接一体。

但是,人工的总比不上天成的,更何总是如此草率而成。

“小子,你有种给我出来。否则,待老子下了水,可没你好果子吃。”

现在他手中那对判官笔有若双节棍,其间以季家龙藤术所化的青藤相连接,那青藤可长可短,说是件如意灵器也并不为过。

“季老贼,你有种就下水来啊。你不是修炼水木双灵之术数十年吗,难道还没胆下来与我这才修炼几天的菜鸟一斗水灵之术吗?”

元武猜测季如鸿从豆卢家得到某种强大灵宝,所以准备借自然之力化解季如鸿的那件灵宝的威力。

而化解还远不如让季如鸿用不上,他自然也就藏到河底下去了。

无论你修为有多高,法宝有多强,只要与自然之力一比较,那些都只是小儿科,根本就没什么作用。

“这可是你自找的,别以为你躲在河底下老子就找不到你。

老子可是与你父亲玩了几十年,手中早就掌有你父亲的一丝血脉之力,你与你父实在太像,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血脉之力自然相通。”声落,季如鸿便又将一支判官笔投力河中,这回却是直击元武所化的那块石头。

然而,就在那灵笔击来之时,在元武所化的那块石头之上却是突然多出了一堆细砂石,顿时将那笔陷入其中,随之化为一整块石头,而后被元武收入石龙护腕的储物空间之中,又被元武转入储物腰带。

季如鸿的修为不底,能认清元武所化的石头,当然也知道下面的情况,得知那支判官笔就这么被收掉了,他哪里还敢再用另一支判官笔去攻击元武,自己就更不敢轻易下去与元武相斗了。

万一他一下就被元武的一堆砂石困住而后化成石头,岂不是只能任由元武宰割嘛。

“季老贼,有种就下来啊?难道你这就怕了我的水土合击之技了吗?”元武此言一出,在河道两岸的城民观众们这才知道季如鸿已经败下一阵,只是他们并未能看到而已。

“好一个如此奸诈的小子,我倒要看下你那水火合击之技又是何种模样?”季如鸿很是狡猾的避开了元武的问题,却是还想要元武改换对应之技。

“哈哈,季老贼,你此言可是认输一招了?”元武可不会轻易迎合于他,随便就换了应对他的招术。

“小子,就算现在输了一招又如何,终的胜负才算数。”为了让元武变招,这季如鸿却是也不怕认输一招。

“既然你已认输此招,那就是怕了我的水土合技之击。想让我换个招术与你一战也并非不可,只要你先放了我二姐元雨,小爷便立即让你见识水火合击之技的威力。”元武当然怕季如鸿耍花招,所以准备让季如鸿在决斗期间就放人。

“你小子想得倒是美,这是你终战胜后的赌注,岂能现在就放。”季如鸿当然也想讨个价,才不会轻易就放人。

听得他这话,有些功力比较高的人也终于看出点明堂,随之立即在人群中议论了开来。

武当山旅游特区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种植牙是怎么做的
Dr. Howe Resume
秦皇岛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