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八一英魂小说旗帜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50:1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017年9月,西印度洋亚丁湾附近,三艘崭新的现代化军舰正劈波斩浪,全速行进在万顷碧海之中。这正是中国第26批赴亚丁湾护航编队:054A型护卫舰“黄冈舰”和“扬州舰”以及补给舰“高邮湖舰”。  此时的编队刚刚护送了一支二十艘货轮组成的船队安全通过了亚丁湾,等船队进入印度洋深处以后,护航编队就开始返航。  编队指挥员、“黄冈舰”舰长杜景峰给编队下令:“全速返航,回到吉布提我海军保障基地。”扬州舰舰长孙永波,高邮湖舰舰长吕长平接到命令,分别命令战舰全速返航。  突然,杜景峰眼前的屏幕上显示出一个求救信号,是一条货船发出的,“马上查出发出求救信号的货轮资料和现在的状况。”指挥舱里立刻一片紧张,大家开始有条不紊地分头进行自己的工作。  “报告舰长,发出求救信号的是一艘英国货轮,装载的是汽车和电子产品,目的地是印度,现在被海盗包围,船上有自备的武器,海盗一时还无法登船,但是由于海盗使用渔网缠绕了货船的螺旋桨,船已失去动力,不能脱离海盗。”一名士兵报告。  “方位,距离。”杜景峰的脸上突显一种特有的刚毅,他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接着问。  “货船方位北纬13°51′12.28″东经51°50′59.29″,在我舰东北方向,距离我编队六十海里。”  “这是一艘落单的货船。”杜景峰嘴角露出微微的笑意,对身边的政委徐桥磊说。  徐政委说:“他为什么不在我们编组船队的时候加入我们呢?”  “呵呵,这是个怀着小聪明的船长,你看他的位置,他一路沿着阿拉伯半岛沿海向东,认为只要不在亚丁湾中心航道,就不会遇到海盗。也就省了一大笔护航费用。”杜景峰笑着说。  “他是不知道我们的护航是免费的啊。”徐桥磊也说。  “求救声就是军情,马上安排救援。”杜景峰收住笑容,开始下达一系列命令:“舰载机准备起飞,蛟龙别动小组随机前往出事地点,准备登船。扬州舰立刻右满舵,航向150度,全速开赴出事地点。”  不多会儿,一架舰载直-9C的螺旋桨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从扬州舰上起飞先行赶赴出事地点。与此同时,一架卡-28舰载直升机也满载着十几名特战队员从高邮湖舰上腾空而起,飞向英国货船。  不久,那艘英国货船就出现在了两架直升机的目视距离内,它已经没有了动力,漂浮在海面上,有多达五艘的海盗小艇正在围绕着货船飞驰,想伺机登上货船。  事不迟疑,武直-9C的驾驶员谢淑芳立刻加快速度向海盗艇俯冲过去,同时,用机载火箭炮向距离货船比较近的两艘海盗小艇的附近进行射击。  “嗖嗖”两枚火箭弹打在小艇的旁边,掀起了冲天的水柱,离得比较近的一艘小艇被巨大的水波掀得差点翻了,有两名海盗落入水中,其他的同伴手忙脚乱地打捞他们。  其他的海盗被这一击打得晕头转向,他们慌张地抬着头看着天上的两架飞机,不知所措。  “我们是中国海军,奉命在本地区执行护航任务,请立刻离开货船,否则,后果自负!”特战队长李智令用扩音喇叭向海盗发出警告。同时,其他特战队员持枪进入警戒状态。突然,李智令发现一艘小艇上有一名海盗分子站了起来,肩上扛着一具火箭筒,正准备瞄准直升机,“解决他!”李智令下令,紧接着,他又加了一句“注意不要击毙。”狙击手立刻瞄准射击,子弹准确地打在了海盗的小腿上,他痛苦地倒在了船上,火箭筒也被他甩到了海里。  “震爆弹!”李智令又下一道命令。几名队员快速转换武器射击模式,“咣”、“咣”、“咣”几声巨大的响声和浓密的烟雾出现在海盗艇的上方,海盗们显然被震慑住了,他们开始“哇啦哇啦”地互相喊着,调转船头开始高速离开。  这些人其实也并不都是亡命徒,他们只是长期生活在混乱贫困的索马里的农民和渔民,为了生计,投靠了那些地方武装,在海上干劫持货船的勾当,得手了,就可以为地方武装挣得大笔赎金,他们也就可以得到一些赏赐来维持生活。  对这个情况,中国政府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我们护航的方针就是对海盗进行驱离,保证货船能够安全通过该海域就行了,对海盗们,倒不必非赶尽杀绝,海盗的根源在于索马里国家的无政府状态,这是我国政府不便干涉的。  时间长了,海盗们也摸清了中国海军的护航原则,所以一般他们不轻易去碰中国货船,尽量避免跟中国海军见面。  但这次他们袭击的是一艘英国货船,并且他们也知道中国海军已经护送船队到了印度洋深处,这艘英国货船也没有加入到中国船队中,他们已经关注这艘船很久了,而且成功地让货船失去了动力,这次是志在必得啊。  现在,突然有中国海军出现,并且态度很强硬,迫使他们不得不放弃这次劫持行动。于是,海盗们沮丧地驾驶小艇向索马里海岸驰去。  看到海盗离开,李智令命令特战队员登船,卡-28在货船上空悬停,队员开始溜索,这时候,就听见货船上一片欢呼声,水手们都涌向了甲板,欢迎中国海军特战队员登船。李智令登船以后,直接找到了英国船长,问他:“你们有受伤的人员吗?需要什么帮助?”那个大胡子船长激动地握住李智令的手,不停地用蹩脚的汉语说着:“谢谢,谢谢,中国海军,万岁!”当李智令再次向他询问时,他才回味过来,把情况向李智令做了一个交代:船上没有重伤员,只有两名水手在阻止海盗登船的时候受了点皮外伤,他们随船的医生就可以解决了。现在的问题就是螺旋桨被渔网缠住了,无法启动。  李智令立刻命令两名特战队员身着潜水服潜入船底去解除渔网,两名队员随即去准备潜水的工作,很快,被渔网缠绕的螺旋桨就恢复了正常。英国船长握着李智令的手,伸着大拇指,不停地感谢:“太谢谢你们了!中国海军,万岁!”  这时,直-9C驾驶员谢淑芳通过无线电告诉李智令:“总部发来新的命令,所有编队人员迅速返回编队,准备执行新任务。”  两架直升机,在英国货船上空盘旋了两圈以后,快速向母舰所在海域飞去。扬州舰又护送英国货船向东行进了几十海里,确认没有了海盗的追踪后,也返航回归编队。  等到孙永波、李智令、谢淑芳等人回到编队以后,杜景峰向大家传达了上级发来的新命令:“同志们,接替我们的第27批护航编队已经航行至斯里兰卡附近海域,需要护航的货船编组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样,正好是第28批编队到达吉布提时,开始新一批次护航行动。上级要求我们执行一项新的任务。”说到这里,杜景峰停了一停,环视了一下几位战友,他们都在急切地等着他说新的任务呢。于是,他接着说道:“上级命令我们沿红海北上,经地中海到达英国,对伦敦进行一次友好访问。”  “好啊!那我们什么时间出发呢?”急性子的谢淑芳已经迫不及待了。其他人也都仿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眼里都透出了兴奋的神色。  这是每一个中国海军官兵心里的一个结。  英国,一个世纪以前,号称“日不落帝国”,拥有着强大的海军,在全世界耀武扬威。正是它在1840年用坚船利炮打开了中国的大门,把炮舰停在南京的长江江面上,逼迫清王朝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给没落的清王朝上了一课。然后就是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八国联军进北京城等等让现代中国人难以忘记的国耻。直到1949年,解放军在长江上用大炮告诉即将暮落的大英帝国:中国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中国了,它才开始重新审视中国。又到了1997年,随着香港的回归,大英帝国已经隐隐感到了大厦将倾的危机了,但是这就是历史的必然。新世纪,随着中国海军的日益强大,什么时候去英国的泰晤士河去溜一圈儿,就成了每一个中国海军心中的一个结。所不同的是,一百多年前,他们带来的是强权和侵略,而我们带去的却是和平与友好,还有“一带一路”的共同发展的胸怀。  “不着急,等我们到吉布提保障基地补给以后,就出发。另外,这次访问英国,我们还带着另外一个使命。”杜景峰又说。  “哦?”几个人都疑惑了:“是什么任务?”  “我们还要去一个叫纽克斯尔的城市,那里有一座公墓,一百三十年前,五位北洋水师的士兵埋葬在那里,这次,我们就是要去吊唁他们。”说着,杜景峰的脸色渐渐地严肃了起来。  政委徐桥磊接着他的话说:“当年北洋舰队的致远舰、靖远舰、扬威舰、超勇舰都是在纽克斯尔建造的,当时的清朝政府派了几百名水师官兵到英国来接舰,这五位士兵就是在长途跋涉中患病,并终在英国去世。当时的清朝政府出钱在纽克斯尔的公墓园里为他们购买了墓地,安葬了他们,也算是告慰了他们的在天之灵了。”  众人听了这样的故事,无不唏嘘,原来我们的前辈为了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把生命都丢在了万里之外的异国他乡了!  众人的心里,都在暗暗地祈祷那远逝的灵魂可以安息了。因为你们的后辈们已经生活在了一个强大的国家里,已经拥有了一支强大的海军。    二  1881年,才17岁的陈受富为了混口饭吃,就在朝廷招募水勇时,加入了福建水师,和他一同去的还有老乡,大他三岁的陈成魁和连金源。  三人在水师里一干就是三年。他们头脑灵活,对军舰上的事儿无师自通,很受各自长官的器重。当时主政福州船政学堂的沈葆桢为了培养更多的有实际经验的军官,就在全水师中招募学员到福州船政学堂进行培训,陈受富和陈成魁、连金源就分别被各自的长官推荐了出来参加培训。  这是他们三个人没有想到的事儿。  “哥,你说,这次咱是不是就摊上好事儿了啊?”陈受富一边收拾自己的行李,一边问陈成魁。  陈成魁看了他一眼,说:“是福不是祸,是祸啊,躲不过!”然后就笑了。陈受富也笑了,他高兴地说:“我去告诉金源大哥去。”  “不用了,他一会儿就过来,我们哥仨儿一块去学堂报道。”陈成魁叫住陈受富。  陈受富又神秘兮兮地问:“哥,我们是不是就要当官了啊?”  “别瞎咧咧,八字还没一撇呢,当心瞎说获罪!”  陈受富一捂嘴巴,一缩脖子,不再说话了,专心地收拾自己的东西。连金源大呼小叫地回来了:“我说你们两个,怎么这样墨迹?还想不想上学堂了?我们可是马上就要发达了!哈哈哈……”他一步迈进屋子里,看到另外两个人谁也不说话,斜着眼看着他,他也愣住了。还是陈受富憋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于是,三个人“哈哈哈”地纵声大笑了起来,一边还紧紧地搂抱在了一起。  于是,三个贫苦的农民子弟就开始接受起当时的近代海军战技术的学习了。一年以后,一天,头脑冷静的陈成魁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现象:不时有法国人的军舰驶入福建水师的母港——马尾军港,有的时候两三艘,有的时候四五艘,这些军舰停泊的时候故意和福建水师的舰只错开形成首尾相连的格局。  陈成魁马上看出,这是一种被包围了的形式,他的心里一惊,疾步回到水师学堂,把这个情景跟同学们说了说,大家一听,都很气愤。  连金源说:“我听去过提督府的几位大人说,法国人要挟我们大清在七天之内从凉山撤军,还要赔偿他们的损失,否则就要占领马尾军港。”众人一听立马炸了锅,纷纷嚷嚷着要到提督府去请战,陈受富说:“我等受大清俸禄,身为大清海军,理当杀敌报国。现在法夷骄蛮,竟然进入我军港停泊,不把他驱逐出去,我等脸上还有什么光?”  “走,去提督府。向大人请愿。”连金源手臂一挥,就往外走,众人随即跟了出去,陈成魁想拦已经来不及了,也只好跟了出去。  一众人等,很快来到了水师提督府,却被卫兵阻拦在了门外。众人在门外嚷嚷着,不愿离开,可是也没办法。  见此情形,陈成魁上前一步,对守卫的士兵说:“烦请小哥进去通报一声,我等都是水师学堂的学员,现在法夷军舰横行我马尾军港,我等希望能为国效力,希望朝廷恩准。”  一个头目模样的人,走到陈成魁跟前,小声说:“你们快回去吧,刚刚大人说了,不得到朝廷的旨意,不准轻言战事,一旦有谁违反了军令,斩立决!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吧。”  众人都迟疑了,陈成魁思虑片刻,回过头对大家说:“弟兄们,朝廷自会有论断,我等就先回去等候朝廷旨意吧。”说完,就招呼大家散了去。  清光绪十年七月初三,这一天天还没有亮,陈成魁就被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给震醒了,“不好,法夷开战了!”他翻身而起,一边呼喊着其他人:“弟兄们,法夷开战了,快快,我们去军舰。”众人慌忙起床穿衣,跟随着陈成魁向军港飞奔。从山坡上看去,军港内已经是一片火海,爆炸声此起彼伏,许多福建水师的军舰还没有解缆,在码头上靠着,一副被动挨打的局面。  陈成魁仔细观察了一下,只有旗舰扬武舰正在解缆,舰上的尾炮,在向敌人开火,可是由于仓促应战,它的射击竟然是毫无目标。  陈成魁招呼着连金源和陈受富:“走,我们去扬武。”说完,三人就应着猛烈的炮火来到了扬武舰,连金源一眼就看到扬武舰那粗大的缆绳还系在码头上。他拔出腰刀,二话不说,一刀就把缆绳砍断,军舰缓缓地离开码头,三人一个箭步飞身跃上甲板,“受富去掌舵,金源跟我一块去尾炮。”陈成魁一边喊着,一边就到了尾炮。连金源帮助他调转炮头迅速找到了法国人孤拔所在的旗舰“沃尔达”号,陈成魁瞄准“沃尔达”后,给连金源一挥手:“开炮!”只见连金源手里把炮绳缠了几遭,就用力地一拉,“轰”炮弹猛地冲出炮管,就像长了眼睛一样,直奔敌舰“沃尔达”号。 共 1589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的医院调查
昆明癫痫的医院
昆明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数码 微信小程序怎么收费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