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弱女复仇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5:32: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谁也没有想到,韩玉梅能做出这样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那天,县里、乡里十几个领导来到张疙瘩村,现场办公解决韩玉梅的超生问题。几张桌子在村委会大院一字排开,后面是如临大敌般严肃的脸。村民都被大喇叭喊来,坐在高矮不齐的凳子上议论纷纷。今天的女主角韩玉梅打扮的花枝招展,好像不是解决她的问题,而是给她颁奖。和桌子后面的领导不同,韩玉梅俊美的脸上挂着谁也不理解的笑。就像今天的事与她无关,她只是来看热闹。  村支书孙福海先扭头问乡长:“可以开始了吧?”见乡长点点头,孙福海清了清嗓子,“各位父老乡亲,今天,县、乡两级领导到我村来现场办公,我感到非常荣幸。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领导百忙之中莅临我村指导工作。”几声稀里哗啦的掌声后,孙福海又说:“在开会之前,我首先做一下检讨。我们村出了这样一件大事,作为村支书,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今天,我们都要认真上好这一课,杜绝此类事情再次发生。下面,有县委李副书记给大家讲话。大家欢迎。”  又是几声稀稀拉拉的掌声。  李副书记抬手示意掌声停下,深吸了一口气:“同志们,今天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们要现场解决韩玉梅的超生问题。同志们啊,计划生育搞了这么多年,我们县一直是红旗县、标兵县,没想到让你们村给‘黑’掉了。别的我不多说了,我想请韩玉梅同志当着大家的面认清错误,然后,落实罚款,再随我们去县医院,将怀孕的第三胎做‘人流’。好了,下面就请韩玉梅同志上台。”  众人的目光“刷”地一声射向韩玉梅。韩玉梅却不慌不忙,领着俩个孩子、抚摸着凸起的肚皮,慢慢地走到桌子前。  “在作检讨之前,我想先问领导一个问题,可以吗?”韩玉梅微笑着对李副书记说。  李副书记点了点头。  “我超生了,要罚款;那领导要超生了,该如何啊?”  “不管是那级领导,一律就地免职;情节严重的,交司法机关处理。”李副书记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说话算数?”  还没等李副书记开口,孙福海忍不住拍案而起:“韩玉梅同志,你这是对谁说话?懂不懂规矩?!”李副书记示意孙福海坐下,用手理了一下头发:“你说吧,包括我在内,谁超生了?”  韩玉梅慢慢的走到孙福海跟前,面带微笑地说:“福海哥,承认了吧,都到了这份上了,还让我揭发你?”  孙福海腾地站起来,怒气冲冲地说:“韩玉梅,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孙福海顶天立地,我老婆从未偷生孩子。谁像你,一怀孕就跑得无影无踪,连拆了自家房子都不顾!”  “你老婆是没多生,可你不会让别的女人给你生吗?”  “韩玉梅,你不要血口喷人!你说我外面藏着女人?证据呢?当着领导的面,你给我领出来看看!”  “呦,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忘了?五年前,在村后的棉花地里,你连诱带吓,将一个黄花闺女糟踏,然后又将她嫁给你的小舅子?”  这几句话像一颗炸弹,在村委会大院里炸响。村民们这下弄明白了,原来,韩玉梅是在说自己。因为她就是孙福海的小舅子媳妇。  “大家看看,我大小子像不像孙福海?”韩玉梅依然面带微笑,指着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大儿子,“你们看,我和我当家的都是单眼皮,而这孩子,你们看,是双眼皮。还有……”  “别说了,我看她是疯了!”孙福海嘴上声音大,但额头上的汗珠子也大,他想努力掩饰,可事与愿违。  李副书记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桌子前面,看了一眼那孩子,又看了一眼大汗淋漓的孙福海,问韩玉梅:“你是说,这孩子是孙福海的?”  “不信,可以做亲子鉴定。我听说,那东西很准。”韩玉梅依然面带微笑。  “李副书记,你千万不要信她的,她……她胡说八道!”孙福海的声音都有点声嘶力竭了。  李副书记不理会孙福海,问韩玉梅:“你不会告诉我那个孩子也是孙福海的吧?”  “当然是。我韩玉梅虽然当不成贞女了,但也不会乱搞男人。”  “这么说,只有没生下来的是你丈夫的孩子了?”李副书记的问话里带有明显的嘲讽  “呦,李副书记真是抬举我丈夫了。肚里这一个也不是他的……”  “好,别说了。”李副书记心说都怪了,当官这么多年,头一会碰到这样的事。想到这里,李副书记对随行的公安局长魏泉说:“先把她带到县里,问清楚了再解决超生问题。”  在村民的哄笑之中,一溜小轿车卷着黄尘呼啸而去。  (二)  坐在小车里,韩玉梅禁不住失声痛哭。只有她心里明白,为了今天的表演,她“排练”了多少个不眠之夜。每次想起往事,都像有人在揭她的伤疤,然后,再往里撒一把盐……。  韩玉梅望着车窗外向后“刷刷”倒去的树木,思绪又回到五年前的那个下午。  那天,年轻漂亮的韩玉梅到棉花地里捉虫、打叉;天很热,棉棵又高,一会儿,她的衣服都贴在身上了,头发也被汗水湿得一绺一绺的。看看四下无人,她将裙子卷起来,塞到腰带里,只穿着一条内裤继续干活。  “小梅,捉虫啊?”  韩玉梅吓了一跳,分开齐到脖颈的棉花棵一看,不知何时,孙福海蹲在离她一步远的棉花棵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裸露的双腿。  “你?!”韩玉梅大惊失色,赶紧从腰带里往外拽裙子,谁知用力过猛,竟将内裤的松紧带扯断,内裤顺着大腿滑到膝盖处。韩玉梅一手护着私处,另一只手不知该拽裙子,还是提滑落的内裤,急的眼泪都下来了。  孙福海故意往前挪了挪,两只眼睛贪婪地盯着韩玉梅的下身。  “你,你真不要脸!”韩玉梅含着眼泪低声地骂道。  “哎,我可是路过啊,无意中就看到了,你看,这是不是缘分?”说着,孙福海又向前半步,用手去掀韩玉梅的裙子,“不如我们……那个……啊?”  韩玉梅用手去挡,无奈力气太小。孙福海的手已抓住她的裙角。  “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  “你说我是流氓?嗯,这就对了,既然你都说我是流氓了,我要不做点什么,岂不对不起这名字了。你说呢?小梅。”  “你敢,你要敢祸害我,我给你拼了!”。  “好好好,不做了,不做了。”孙福海松开手,“哎,小梅,你说我如果将你今天的‘好戏’给大家说说,会怎样?你看,还没结婚的大闺女,光着身子在地里干活……。唉,怕是好说不好听吧。”  见孙福海不再无礼,韩玉梅含着泪说:“大哥,我求求你,你就当什么也没看见……这件事如果让我爹知道了,他会打死我的。”  “哎呀,我这个人就是心肠软。算了,我不到处去说,更不会给你爹说。”  “谢谢大哥。”韩玉梅说着转身要走。却又被孙福海拽住了:“就这么走啊?你还没谢我呢。”说着,一把将韩玉梅抱住,压在身下。  “你……你这个不要脸的,你不得好死!”韩玉梅一边骂一边用力打孙福海的胳膊,这更激起了孙福海的兽欲。他将韩玉梅的裙子往上一掀,把她的双手和头紧紧裹住,使她动弹不得;然后,一下扯下她的内裤,塞进自己的衣兜里。  韩玉梅拼命反抗,但无济于事,孙福海像一条恶狼,光天化日之下,无耻地吞噬了她的少女时代……  临走时,孙福海扬了扬手中的内裤,对哭成泪人的韩玉梅说:“今天的事别到处乱说,不然,我就说你和我通奸。不信吗?有你送我的内裤为证!”  韩玉梅生在一个很封建的家庭,父亲韩震雷脾气暴躁,是一个典型的“大家长”作风。所以,她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父亲。她知道,如果父亲知道了这件事,后果会有两个:和孙福海拼命,然后将自己赶出家门。  晚上,韩玉梅偷偷躲在屋里以泪洗面。她不能让父亲和孙福海拼命,因为不管谁打死谁,都同样落个家破人亡;而她更不愿意流落街头。能做的就是将牙齿捣碎,再咽到肚里。她原以为,孙福海沾了便宜,会见好就收,只要她不说、孙福海也不说,这件事就只有天知、地知。过几年找个对象,孙福海就不敢胡作非为了。  但韩玉梅高估了孙福海的品行。孙福海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平时当着村支书,装得知书达礼;其实,背地里总做些寻花问柳的丑事。但这人城府很深,又总找一些胆小怕事的女人,所以,除了受害者,很少有人知道他的丑行。这次,他之所以敢糟踏韩玉梅,就是知道韩玉梅不敢告诉家人。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一天,韩玉梅在村口碰到孙福海,孙福海见四周无人,从兜里掏出韩玉梅的那条内裤,冲韩玉梅扬了扬,阴阳怪气地说:“想不想拿回自己的东西?如果想,晚上到村西桃林第三行、第八棵桃树底下去拿。你看,我已在上面写上你的名字,如果你不去,让别人拿去,那就……。”  整整一天,韩玉梅都在想孙福海说的话。他想,如果自己不去,内裤让别人拿去,岂不成了笑话,那她以后怎么在村里呆?但她就是没有想到,这条内裤是孙福海要挟她的工具,他怎么会轻易交给她呢?  吃过晚饭,韩玉梅悄悄来到村西的桃林,借着微弱的星光,她看见了自己的那条内裤。韩玉梅慌忙跑过去抓在手里,才知道上当了。拿在手里的,只是一片和那条内裤颜色相近的布头。  韩玉梅掉头就跑,却被一个人拦腰抱住。韩玉梅知道,是孙福海。  “别走啊,小梅,这么多天不见,难道你不想我?”孙福海厚颜无耻的在韩玉梅的脸上乱吻。  “你干什么?我喊人了!”韩玉梅吓得浑身哆嗦。  “喊啊!大点声,让全村人都知道,我们在这儿做苟且之事。喊啊!”孙福海说着,手已伸进了韩玉梅的衣服。韩玉梅想喊,但不知为什么却喊不出来,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对,这才叫乖。不然,衣服挣破了,怎么回家?那还不让你爹把你打死。”  韩玉梅只觉得自己的穴道被人点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躺在那儿任孙福海发疯似的折腾。  (三)  直到这时,天真的韩玉梅还认为,孙福海不会总缠着自己;她想,只要自己不再接近孙福海,孙福海总不敢找到家里来。但她这次又错了。  一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孙福海提了一瓶酒来到她家,要给他的小舅子提亲。话还没说完,韩震雷就急了:“你小舅子算什么东西!鸡鸣狗盗之徒也想当我女婿?死了你这份心吧。”  “哎,你没问你女儿,怎么就知道不行?你说呢,小梅?”说着,孙福海将手伸进兜里,拽出了那条内裤的一角,冲韩玉梅扬扬眉毛。韩玉梅想说不愿意,但看到孙福海的举动,知道他是有备而来,便低下头,没有说话。  “你看,小梅都点头了。我看,就这么定了。”孙福海起身要走。  “你休想!”韩震雷见孙福海要走,送都不送,“该哪儿凉快到哪儿凉快去,别把我的门槛踩坏了!”  孙福海冷笑着走出韩家大门。  见孙福海走了,韩震雷的一肚子气都撒在韩玉梅的身上:“我说你这个妮子,今天是怎么了?他问你时,你为什么不回绝?我告诉你,你要答应这门亲事,就永远不要踏进这个门!”  韩玉梅不说话,只是哭。  “孩子,你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妈吧?”母亲问。  “妈,没事,我回屋睡觉了。”  躺在床上,韩玉梅怎么也睡不着。她知道,孙福海还会故伎重演,来威胁她屈服。她差一点就要决定告诉父母那件事了,但她又一次否定了自己。因为,他实在不敢想父亲知道此事后的后果,以父亲的脾气,他是什么绝事都能办得出来的。到时,很可能真会弄个家破人亡。但她又实在不愿意嫁给那个无赖。  孙福海的小舅子名叫王二狗,在村里是“千夫指”的货色,好事没做过,坏事却做绝。前段日子,王二狗觉得手头紧,就将邻居家的牛牵到集上卖,没想到,被邻居逮了个正着;人赃俱获,王二狗没了话说,乖乖地将牛又还给了邻居。邻居知道他不是好鸟,也没把他怎么着,这件事就过去了。谁知,这小子觉得亏了,晚上睡不着觉,就拿把镰刀来到邻居的地里,将膝盖高的玉米糟踏了一亩多。庄稼是庄户人的命根子,你可以想象,第二天邻居看到后的心情。一气之下,邻居告到派出所,民警下来一调查,就查到王二狗的头上。这小子倒有骨气,一拍胸脯,将什么都承认了。民警将他带走时,王二狗对看热闹的村民一挥手,说:“大家都回去吧。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话一出口,民警都乐了,说:“没想到张疙瘩还有这么一个活宝。”  王二狗被逮起来以后,孙福海的老婆不干了,在家连哭带闹。没有办法,孙福海在乡里的饭店请了派出所所长一桌,许诺赔给王二狗的邻居500块钱,这事才算风平浪静。  以前,王二狗的这些事在韩玉梅看来,只能算是一个笑话,多有点讨厌他罢了。但当她想到自己的一生可能和王二狗连在一起时,直觉得后背“嗖嗖”直冒凉气。她想,只要说服王二狗不答应这门亲事,孙福海那边就好说了。  第二天,在村口遇上王二狗,韩玉梅鼓足了勇气对王二狗说:“昨天,你姐夫去我家,给你……提亲……。你看……我看……”王二狗笑了,笑得有点瘆人。王二狗说:“什么你啊我的,有什么活说声就行。都快成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韩玉梅的脸“腾”地红了,她生气地说:“王二狗,请你自重,我没说要嫁给你!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共 985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精囊炎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玄幻 数码 微信小程序如何做 行业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