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一世之尊 第二百九十四章 已成家主的王思远(第三更求月票推荐票)

时间:2020-01-18 15:53: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世之尊 第二百九十四章 已成家主的王思远(第三更求月票推荐票)

广陵初成于上古年间,砖瓦残梁仿佛岁月老人,讲述着一段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常有儒士大家言,江东人物风貌观此地足矣。

一条条支流将广陵分割得七零八落,横为街,纵为道,小桥流水,风韵暗藏,垂柳白墙,铜环木门,时光似乎凝固于此。

贯通广陵、连接大江与小南湖的嘉水缓缓流淌,从太平楼前经过,楼船画舫穿梭其中,绿柳春风掩映两岸。

太平楼内,不少江湖人士品着清鲜味美的佳肴,议论着天下大势,说道着天地人榜的变化。

他们口沫横飞之际,时不时望向窗外,欣赏清新怡神的风景,看见杨柳树下,一群小鬼拿着木刀木剑,正分帮结派,玩得不亦乐乎。

那扎着朝天辫的领头小孩,挎着木刀,一本正经看着对面着锦戴玉的同龄人:“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却是何故?”

“我苏无名向来不耐口舌。”戴着玉佩的小鬼傲然道。

扎着朝天辫的小孩顿时指着对方道:“你耍赖!上次你输了,这次该你扮坏蛋了。”

戴着玉佩的小鬼泫然欲泣,好不容易才扁着嘴道:“好啦好啦,你说我扮哪个坏蛋?”

“哈哈,哭老人,你死到临头,还如此嚣张!”一群孩子同时叉腰大笑,“狂傲”之情溢于言表。

戴着玉佩的小鬼双手成爪,脸色阴沉:“看我冤魂十八拍!”

扎朝天辫的小孩将刀一横,“冷冷”道:

“你已经死了。”

“我‘狂刀’苏孟说过,杀你只用一刀。”

旁观他们玩耍的江湖人士们听得哑然失笑,见乌云汇聚,细雨将落,扯开嗓子道:“你们还不回家避雨,小心陆大先生抽你们屁股?”

扎朝天辫的小孩拇指按着酒窝,吐着舌头,扮着鬼脸,尖声回道:“休得聒噪,某的沾因果正跃跃欲试,天下谁人能挡一刀?”

“哈哈,这帮孩子,听说书先生的故事听得走火入魔了……”江湖好汉摇头笑道。

一滴雨水滑落,似乎昭示着即将而来的淅沥,乌云盖顶,天色变得昏暗。

小孩收起木刀木剑,正打算各回各家,忽然心有所感,似乎有什么牵引,扭头望向了嘉水入城处,江湖好汉们亦是被莫名气机牵扯,纷纷打量过去。

一艘楼船缓缓驶来,每进一步,乌云就消散一分,船头傲立一位黑色劲装的男子,绑着英雄巾,右手握着一口造型奇特如伤口的长刀,整个人英武阳刚又透着几分闲适,看到他过来,便像是看到了一方世界的汇入,冲散了乌云,夺走了阳光。

“‘狂刀’苏孟!”有曾经在太平楼见过孟奇说书的江湖人士脱口而出。

刚一刀斩杀哭老人,于重重强者包围里擒走金帐武士首领的“狂刀”苏孟竟然驾临广陵了!

那一个个孩子激动得面红耳赤,涌到岸边,争相目睹“狂刀”的风姿,遥想他的种种英雄事迹。

还是自身哥哥辈的年纪,他就身成宗师,跻身地榜前三十了,英雄出少年,概莫如是!

楼船缓缓驶过,孟奇摆着造型,力求广陵人尽皆知自己的到来,以传到段瑞耳中。

他上次出卖王思远却没有效果,心里肯定不甘,当魔师入过阿难净土而正道一筹莫展时,他未必不会再起心思,重新找上自己。

嘉水宽阔,涌向大江,孟奇在广陵繁华的街口弃船登岸,走向太平楼。

这时,叮叮咚咚的琴音传来,旷如远山,清似流水。

感应之中,杨柳岸边,晓风残浪,王思远一袭白衣,点着香炉,抚着古琴,身后丫鬟捧着三思剑。

孟奇笑了笑,轻松走了过去,随意坐到王思远对面,拍着左手边树木,吼唱道:“大河流啊……”

抚琴的意境,高雅的气氛,顿时被破坏殆尽,王思远双手停下,等着孟奇止住粗豪的歌声。

那名熟识的丫鬟撇了撇嘴,觉得“狂刀”越来越没有雅骨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就说吧。”王思远没有情绪波动,饶有兴致打量着孟奇。

孟奇嘿嘿一笑:“某前来是为了天下武林,为了人族昌盛……”

王思远不动声色听着,没有插言,时不时咳嗽两声。

孟奇暗暗失望,若是齐师兄,肯定会配合地说“讲重点”,于是没了心情,正色道:“少林有妖族潜伏,化作杂役院执事僧,先前严格肃清魔师残留时都未发现,而某曾经在江东见过化作人族的妖物,真是没什么破绽,所以陆大先生与少林高僧都怀疑妖族有化形秘法,法身亦得全力以赴才能察觉的化形秘法。”

“贵家传承久远,对此不知有无了解?”

这是孟奇到广陵的原因之一,也是掩饰另外目的的好说辞。

“传闻太古妖皇曾经试图消除人妖之别。”王思远点到即止。

“原来如此。”孟奇微微点头,“几位高人打算告知各门派世家,严查各自,并多加沟通,争取早日找到克制这化形秘术的办法,不知王家可愿帮忙?”

“应有之义。”王思远脸色还是那么苍白,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该说你真正的目的了。”

孟奇啧了一声:“某已宗师,不知是否可与素女道讨价还价了?”

这也是目的之一。

王思远看了孟奇一眼,忽地微笑道:“自是可以,多半是要求你找名素女道弟子双修,很可能就是玄女应身之一,双方有了纠缠,将来才好办事。”

孟奇脸皮发僵,这是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与素女道有了这样的纠葛,鬼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尤其玄女应身,逗比大哥头上的平天冠怕是会变得绿油油的,这事万万不可!

“除开双修,其他事情都能商量。”孟奇一本正经道,“王家传承久远,与素女道打过不少交道,还请思远兄代为传达。”

有了上次之事,孟奇相信离华岛这个据点已经被放弃。

“什么时候叫我思远兄了?”王思远挑了挑眉毛,右手握拳抵住嘴巴。

孟奇装出谦虚模样:“自我境界超过你开始,无需再气势相争,精神交锋了。”

王思远没有刻意掩饰,孟奇能看出他刚入六重天。

面对这惫懒无耻的家伙,王思远不怒反笑,气定神闲:“可惜找不到段瑞。”

孟奇内心咯噔了一下,脸色不变道:“段瑞?他逆练《易筋经》,成为邪魔,某早想除去。”

“阿难净土。”王思远平平静静说了四个字。

孟奇思绪转动,厚着脸皮就道:“思远兄,何以教我?”

“之前段瑞给你纸条,言我入过石门,咳咳,如今天榜说魔师偷入阿难净土,我怎会算不到你要来找段瑞?”王思远还是那副暗藏癫狂的病态模样,“不过前些日子,有人将他劫走,疑似魔师。”

“你去阿难净土究竟找什么?”孟奇略感失望,干脆问起当事人。

王思远拨了一下琴弦:“我家老祖宗的死因,也就是中古数圣,他曾经留下遗训,言寻找阿难净土,自此再无回返,我知你清楚,所以才会在这里等你。”

“我清楚?”孟奇讶异道。

这事没什么人知道!

王思远苍白的脸庞泛起一抹微笑:“我原本不知是谁,但你用沾因果杀死哭老人后,我便清楚了,当日破坏阿难木雕者不会有旁人,真正的‘沾因果’当是那时练成。”

说的和亲眼见到一样……孟奇沉吟一下道:“贵家老祖宗死于阿难的‘沾因果’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王思远神色突地癫狂,似乎弄明白了很多事情。

“什么?”孟奇难耐好奇之心,对阿难之事,他是相当关注。

王思远像所有可恶的神棍般收敛了笑容,慢慢站起:“你日后便会知道。”

“至于石门的封印,虽然段瑞被劫走,但我已秘密找死囚修炼他交代的‘易筋经’,再有一两年工夫,便能派上用场。”

“素女道那里,我会代你传信。”

语罢,他转身就走。

孟奇拳头捏了捏,很想揍他一顿,但王思远父亲已病死,他继承了家主之位,执掌绝世神兵书。

…………

一缕阳光照入昏暗的房间,女子的腻香,男人的汗味,交织成无法描述的味道。

有道人影躺于窗下,淡然看着朝阳徐徐升起,耳畔突地响起熟悉的声音:

“临时任务,阻止‘狂刀’苏孟感悟霸王绝刀,成功奖励轮回符一张,失败扣除身上三件物品。”(未完待续。)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地址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需要预约吗
治疗牛皮癣北海哪家医院好
淮安治疗牛皮癣价格
上饶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