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应劫传说 第4章 阳孟家

时间:2020-01-16 23:49:0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应劫传说 第4章 阳孟家

“问路?问什么路?”

陈蓉她娘没有听出女儿的敷衍之意,还在担心女儿吃亏了,赶忙着问到。

“说是阳的什么路,名字我也没听过,现在也记不起来了,刚刚来的时候一阵风吹的头疼。”

陈蓉有些心虚的答到。

“头疼赶紧休息一下吧,一会新郎官就要来接你了,今天可是大喜日子。”

周围的邻居邻居里有人说到。陈蓉她娘想再问问什么,听到这话,又看着周围的人群,点点头,带着陈蓉回房间了。院子里的人这些都是刚刚她和老头子找来的邻居,众人听说陈蓉被白猿抓走了,正在合计怎么去找呢,陈蓉自己就从天上飘下来了。

她娘可是亲眼看见白猿将陈蓉掳走的,还捂着嘴,不像陈蓉说的问路,纵然有一肚子的疑问,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还有陈蓉明显在说慌,这是女儿不想被众人知道,也不好再多问什么。而众人既然聚集来了,就没有再回去,而是留下来帮忙布置着陈蓉家里,等待着新郎官的到来。

欢喜的度过这一天,众人回到家中,茶余饭后,谈论着白猿问路之事,这种神乎其神的事情很快就被传开了,越传越邪乎,而且这故事演变到,竟然是白猿抢走新娘子,去当山大王夫人,从此没有再让新娘子下山回娘家。

知道事情始末,守着新娘陈蓉过日子的新郎,对此嗤之以鼻,并没有在意,也没有刻意去解释自己的夫人就是故事中的新娘子,没有那个必要。

但是白猿抢亲这事情确实越传越广,故事的内容也更加的丰富,以至于后世中,某些地区还流传着这种传说。想必白猿知道此事,也可以骄傲的说:“虽已不在江湖,但江湖有我的传说。”虽然这传说有点丢面子。

白猿离开那山腰,一路飞行,思索着这两天自己的遭遇,难道是在这偏远的山区内,人们对于我这本尊模样惧怕?张无忌那小子怎么不怕呢?是不是该去城里看看?估摸着我也快到阳城了,不如去那里看看。

世人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是有限的,也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一些有非凡成就的人,能够迅速的接受甚至创造新鲜事物,如果连白猿的相貌都接受不了,甚至惧怕,这样的人,从根本上而言,就没有能够成就大事的能力,就没有机会接受白猿带来的传承。

历史上相貌怪异之人数不胜数,造字的仓颉:天生四目;刘备:双臂过膝、两耳垂肩;张飞:豹头燕颔,双眼圆睁,虎须倒竖;孙权:碧眼紫髯。这类人是不幸的,同时又是幸运的,不幸的是,这种异于常人的相貌给他们或多或少带来麻烦甚至来自人们的歧视;幸运的是:正是这种相貌,成就了他们。

或者说,种种异于常人的相貌,是一种标志,是上天赋予你某种特殊能力的标志,只是这表示不融于世间,克服这种被被人所不容的感觉,欣然接受异样的眼光,并坚信自己的能力,就能成凡人所不能成之事。

南帝让白猿以本尊示人,也有这层深意。在白猿脑海中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座古朴的城门出现在视线之中,白猿看到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出现在高高的城头之上:阳城。

阳城,不是皇都,胜似皇都,虽说前宋朝和今元朝的皇都全都不在这里,但这作为曾经大唐盛世的故都,依旧繁华似锦,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皇都的迁徙,没有使阳衰败,反而显得一丝古朴与沧桑。

高大的城门下,熙熙攘攘的马车,形形色色的行人,在落日的余辉中,仿佛一副鎏金的古老画卷,白猿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多少年了,自己都快忘记这场景了,忘记当初随南帝游历人间的感觉了。

千年一梦,一梦千年,这次能看到这场景,不枉自己辛苦走一遭。一排整齐划一马车车队打破了这凌乱的画面,如平静的湖面中一叶轻舟,笔直的前行,荡开了涟漪,将凌乱而热闹的城门口一分为二,行人,车马,纷纷躲开这车队长龙。

这长龙为首的一辆马车顶端,插着一面红黑相间的旗子,上面绣着一个“孟”字,旗子迎风飘扬,如英姿飒爽的骠骑将军一般,在这城门口相当的显眼,一下就吸引了白猿的注意力,将它从思绪中拉回。

“多谢军爷,这些是请兄弟们喝茶的。”

一威武大汉,手中拿着一个布袋,此时正把布袋想守门队长的手上塞着。

“孟镖头客气了,我替兄弟们谢谢你啊!”

那队长模样的人,欣然接受这些,同时又向城门口处嚷到:“都让让,让让啊,车队先出,别乱挤,都行个方便,马上就好。”

原来这车队是阳城内有名的镖局-孟家镖局走镖的车队。说起这孟家镖局,只要是接触过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孟家,的是人称孟氏双雄的大哥孟广德,二弟孟广武,两人极为仗义,有什么事情找到他们,都竭力帮忙,为人行事做人光明磊落,凭着过硬的本事,以及豪爽的性格,兄弟两人在江湖上结交了不少好友,在阳城内,二人从无到有,建立孟家镖局。今天,孟家出动三十余人,看这阵势,又有一趟远镖要走。

“大哥,看这天气,今晚可能会有暴雨,再往前二十里,都是山路,兄弟们这雨夜行镖,多有不便,是否放慢速度,这都出城了。”

说话的正是刚刚那威武大汉,见他一身青灰色劲装,剑眉入鬓,目若朗星,左手擒住马缰,右手握一把长枪,说是长枪,更不如说是长刀,长枪的枪头比一般的长枪大出两倍有余,寒光闪闪,看样甚是锋利。

“前方山下有一破庙,我们现在赶路,天黑时到达那里,休息,现在还不能放慢速度,至于镖车,不要忘记我们这次的重点,全速出发,不用在意镖车。”

说话的人和刚刚那威武大汉相似,不同的是除了霸气之余,还有一丝睿智。正是孟广德与孟广武两兄弟。孟广武听完,点了点头,大喝一声:“兄弟们,辛苦一下,前方十五里落脚,全速全进。”说完,骑着马走到队伍的前端。

其实这种赶路方法对于行脚走镖之人来讲,是大忌,一般走镖,都有货物,轻则是粮食、布匹、茶叶,重则有金银、奇石摆件等,五花八门,数不胜数。而快速赶路的方法,虽然能一时间加快车队速度,但是欲速则不达,人可以休息,但是车子损坏,会导致行进速度更加的慢。

孟家这车队,看上去是运的粮食以及一些木箱,虽然轻了点,但这忌讳还是不应该犯的啊,这孟家车队,是走镖老手,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白猿看着这奇怪的镖队,直觉告诉它,这个镖队有古怪,好奇心的驱使下,它没有进城,而是远远的尾随着这支队伍,想去前方看看其中的玄奥,以白猿的听力,离那么老远就已经听到孟氏兄弟的对话。

这镖队继续行走着,白猿远远的跟着,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中间一辆镖车,载的是三个木箱,马车周围的四人中有三人是少年模样,虽然经过了乔装打扮,穿上成人的衣服,但那瘦弱的身躯,还是出卖了他们。

走镖,一般镖师都是壮汉,途中更换马车货物,遇到山匪强盗要去搏斗,这都限制了镖师的体格。除非特别的身怀绝技的镖师,那待遇也是特别的好,会有专门的马匹或马车,这三人显然不是,那是什么原因呢?带着疑问,白猿随着他们走出了十来里路,到了山路前,天已经快完全黑下来了。

车队进入山路,丝毫没有主动减速的行为,只是因为山路崎岖,偶尔不得已而减速,直到天完全黑下来之后,车队才来到一座破庙前,将马匹固定在院内,分工明确的生火,巡逻,那三位少年,其中了两位在院中,还有一位却是和孟广德一起消失了。

待所有人员安定下来,孟广武来到停在院中的火堆旁,看着正在喂马的两位少年喊道:“你们俩过来坐,次走镖,给你们讲一下这行的规矩,以后多注意些。”

两位少年闻言,丢下手中的马草,向孟广武走来,其中一人说:“爹,都有哪些规矩啊?”少年一脸好奇的问到。

“简单说就是三个三。”

看到少年的好奇,孟广武欣慰的点了点头,有些故弄玄虚的,引发少年更深一层好奇心的说着。

“三个三?三个三?”少年小声的念叨着。

孟广武接着说道“镖客三不住、进店三要看、睡觉三不离。”

这次,连另外一个少年也忍不住了,说道:“二叔,您说的口诀,是前辈们一些行为的总结?”

“嗯,承铎说的不错。”

这二位少年正是孟广德的儿子孟承铎和孟广武的儿子孟承炫。

“大哥,你知道啊?真厉害。”

孟承炫有些羡慕的说到。

“不,二弟,我不知道,刚刚只是猜测,具体还请二叔您讲解。”

孟承铎看了看孟承炫,又转头朝着孟广武,一脸求知的表情。

“好,那我就不卖关子了,给你们讲一下,希望在日后走镖途中,你们能够谨记,这些都是许多前辈总结的,其中不乏有血的教训。”

黑龙江盛京医院预约专家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电话预约
保定妇科
治牛皮癣赣州哪家医院好
厦门市牛皮癣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