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高冷阴夫第十五章

时间:2020-02-15 20:13:1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高冷阴夫(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猩红墓碑

没想通到底是什么在散发红光,只见身上的蛆虫全部逃离开。它们趴在地上,剧烈的抖动起来。

女鬼显然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她看着我的胸口,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你怎么会有他的灵符?

说着竟往后退了退本来我还不确定,听她一说才明白,是那张符在保护我。

只不过姚卓当初给我这灵符,就应该想到它的威力,那为什么还和纪唯予来救我?

来不及过多思考,我趁着她慌张的功夫,赶紧跑出院子,疯一般的说着公路往县城的方向跑。

奇怪的是那女鬼并未追过来,大约跑出几里地,我胸口像要爆炸般,实在跑不动了,停下来靠上了路边的一块石板。

休息的过程我没有闲着,想起女鬼那句:你怎么会有他的灵符!

顺手从衣服中掏出那张符,发现它颜色变了,原本是金黄色的纸,此刻变得暗淡无光,而且摸上去,也薄了许多。

看来,这灵符的威力也快到头了,我赶紧放回兜中,脑子里有想起他!

这个他指的不会是姚卓,因为之前女鬼的表现证明她根本不惧姚卓,这么说来这个他是他们几个的头头!

再加上姚卓也一副不知道灵符威力的样子,仔细一想我感觉,这是那个头头有意通过姚卓之手给我的。

可我根本不认识他,实在是没有突破口,我叹了口气,等呼吸平稳后,准备起身继续赶路。

才发现根本站不起来,只要一用力,两条大腿便开始颤抖。看来是不经常运动,猛的这么跑,拉伤了肌肉。

还好外面并不冷,否则我不被吓死,也被冻死。尝试几次后,决定在这里坚持到天亮。

其实如果能睡着,一夜很快就会过去,可惜我失眠了。

足足躺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是没有丝毫倦意。倒是空气凉了许多,吹的我身上冰凉。

我将身子蜷缩在一起,不停的往手心哈热气,同时抬头看向月亮。

漆黑的夜里,只有月亮能够给我一丝安慰。也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就微弱的月光被乌云遮蔽。我只觉得眼前的世界,一下黑了。

心里骂了声该死的乌云,赶紧睁大眼睛,努力的适应夜色。平日里晚上在外面走,很快就会适应夜色,可今晚怪的很。

十几分钟过去了,我的眼前依旧漆黑无比。这让我心里发慌,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紧身的听着四周,生怕突然冒出什么声响,听了半天周围也无异样。我放松下来,心想自己可能是太敏感了。

剧烈运动过后,视力暂时下降是有科学依据的。虽然眼前还是黑乎乎的,我却不那么怕了,干脆闭上眼睛。

大概过了半个钟头,我逐渐有了丝丝倦意,快要睡着的时候,隐约听到身旁传来沙沙的声响。

开始以为是风吹树叶的声音,我根本没在意,可是没想到那声音越来越近,我的神经瞬间紧张起来,直接睁开眼。

眼前竟然出现一团白雾。

这么一会儿,怎么就起了这么大的雾?

我心底疑惑,同时掏出准备看下天气,别自己睡着了,天上下起雨来。

上显示的天气是晴天,根本没有雾!与此同时,之前那沙沙声响又传进我的耳朵。

仔细一听,声音发自身后,我转过身接着的亮光看去,公路下边就是稻田,没什么异常。

再一听才发现,声音竟然发自我依靠的石板里。

难道这路碑下面有耗子不成?

想到这里我赶紧找起来,本姑娘别的不怕,就怕老鼠!正面看完后我又走到背面,同样没有发现有什么耗子洞。

真是奇了怪了,没有耗子洞,下面怎么会有声音。

我疑惑的说着,同时站起身,起身看到石碑的瞬间,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石碑上,赫然贴着一张黑白照!小面还有许多鲜红的小字!

原来我一直靠着的压根不是路碑,而是一块依靠马路的墓碑,而且写着红色碑文的墓碑!

可怕的是,我倒地后,准备起身逃跑,照片上的女人嘴角竟然露出一起邪笑。

她她竟然是之前化作老太太的女鬼!

我崩溃了,身子再也站不起来,只能用双手撑着地,一点点的托着身子往后移动。

这时候,她竟然从照片上走下来,冷笑着开口:白洁,我们又见面了!

你和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死死相逼?

我惊恐的开口,如果说是我阴差阳错的停在她墓前休息,打死我都不信。

这肯定又是她给我下的套儿,所以我之前逃出来的时候,她才没有追我。

你猜猜,我为什么要追你?

女鬼此刻心情似乎不错,笑着问我,就像是朋友间在开玩笑,可我根本接受不了她的笑容,颤抖的开口:我我真的不知道,哪怕你要杀了我,也让我死个明白!

这是我的心里话,女鬼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我哪里对不起她,所以她才拼命找我报仇。

可我真的不认识她。见我如此,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下一刻变得无比的忧伤,她走到我身前,用手托着我的下巴说你还记得周浪么?

周浪是谁?

看来,你是记不起来了,那我也没必要废话了,受死吧!

女鬼说完直接将我拎起,猛的摔到地上,只这一下我变感觉胸口向被车撞了般,嗓子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她又冲上来,掐住我的脖子,然后她的脸再次裂开,那些蛆虫再次蜂拥而至。

本以为符能够保护我,没想到等虫子爬到我胸口时,红光只是闪了一下就消失了,而那些虫子丝毫没有停顿的,继续往上爬来。

我惊恐的看着女鬼,她诡异的一笑,说是不是还想靠灵符救你,别傻了,我之所以等到现在,就是要灵符威力消失!受死吧,哈哈哈!

我绝望了。只见那些虫子爬进我的脖子,随后有从衣服里面爬便全身任何一个角落。

只觉得身子一痒,随后传来剧烈的疼痛,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便失力跪倒在地,随后只觉得自己在痛与痒之间徘徊。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身体不住地颤抖。我痛苦的在地上来回滚动,她并没有动手,只收在一旁看着我,癫狂的笑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身上的痛苦一下子消失。我坐起身疑惑的看着她。

难不成这女鬼良心发现,要放了我?

只是这种事情,我也只是想想。见我看她,她冷笑着开口:我说过要让你生不如死,等着吧,我的孩儿们会好好照顾你的。

说完她消失了。

原地愣了一下,我答应过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撒腿往前跑起来。

边跑边想,她口中的孩子,难道是那些恶心的虫子?

很快,我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在跑出去几十米后,我只觉得胸口一闷,竟一头载到地上。

随后只觉得脚心特别麻,我忍不住拖下鞋挠了起来。

由于用力过猛,很快脚底板的皮被挠破,只是平日里挠到这种程度,早就不痒了。可现在,痒的反而更加厉害。

我打开手电一照,不由吸了口冷气。

在我挠破的位置,一只蛆虫从里面钻了出来,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

我终于明白过来,女鬼说的让我生不如死是多么可怕!

很快,奇痒难耐的感觉,变从脚底板蔓延到全身。我心里明白不能挠,可实在受不了,双手忍不住的一通乱挠。

但凡我挠过得地方,都会钻出无数,令人作呕的蛆虫,它们出来后就消失了,却留下一个个血洞。

鲜血不停的往外流,我很清楚自己很快就会死掉,只希望那一刻来的快些。

但女鬼对我也真够狠的,先是腿上,随后是双臂,看来她真的是要把我折磨的浑身没有一块好皮,才肯让我死。

可我,偏偏不想如她的愿!

那种奇痒已经扩散到脸上,我好几次忍不住想要挠,却在忍住了。

即便要死我也要留下一张脸吧!我咬着牙在地上一点一点向前爬,记忆里这里不远处有条河。

我要爬过去跳河!

但是我的状态很不好,爬不出几米都会痛的流汗,扭头往回看,发现自己爬过的地方,俨然有一道鲜红的印迹。

我知道,那是我的鲜血!

终究,我没有爬到河边。

在距离河水不足百米的地方,我没了丁点力气只觉得脑袋上仿佛挂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般,脑袋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刻,我看到景色秀丽的山中,我被一清秀青年挽着手臂,我们幸福的说笑着。而我们身后一个女孩看着我们,眼中满是痛苦,挥刀自刎。

朦胧中,男生是快递员家中照片上的男生,而女生正是害我的女鬼。我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但我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一辆放着热门DJ音乐的汽车摇摇晃晃的开过来,看到我车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他蹲下一看我,张口说道:俺了个亲娘类,这妹子是咋嘞?

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蚌埠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菏泽妇科医院
沧州男科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