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我活着只是为了等死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0:27:0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看“网易”网站的一则新闻有感而作。愿生活在底层的人们,不再成为社会遗忘的角落。——题记    一  结果终于出来了:尘肺。  对此,我并不感到意外。自从我选择了矿工这一职业,我就知道,这一结果迟早会到来;我也知道,这种病,犹如绝症,即使能够治好,也需要巨额的费用。老王、大周、小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一个个往昔亲蜜的工友,都因为这一种病,早早的离开了我。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也要步入他们的行列。  父亲是意外的。这一夜,不善言辞的父亲“吧嗒吧嗒”地抽了一袋又一袋的旱烟。尽管第二天他依旧带着笑容来看我,可我分明看出他内心隐隐的痛。他的面容比之前更憔悴了,头,也在这一夜之间凭添了许多华发。  妻子也是意外的。这一夜,妻子一个人躲在病房的阳台上抽泣到了天明。第二天醒来,我依然清晰地看到残留在她脸上的泪痕。妻子依旧给我端来了早餐,也依旧跟我说上几句温暖的话,可是,我从中读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  儿子依旧是那样的无忧无虑,他才四岁。这一夜,他胡乱的在我的病床前涂了几张画,然后又蹦蹦跳跳地给邻床的叔叔唱了一首童歌。“爷爷,叔叔疼,我还想给他唱一首《种太阳》。”父亲在拉他回去休息的时候,他还坚持给邻床的叔叔唱完了他心爱的《种太阳》。  其实,我也曾经试图完全离开这一份职业,可是,只有初中文化的我,不但在城里找不到任何工作,而且还受尽了奚落,受尽了冷眼,就连我身上不多的钱,也要支出一部分,去办那一张暂住证。——我能不办吗?钱用完了,我才明白,这所谓的城市,只是我暂住的一个地方,它根本容不下我这一个从山窝窝出来的农民。  我只好回到了家,回到了熟悉的矿山,重操旧业。    二  东挪西借的钱很快就用完了,而矿里的赔偿依旧没有下落。父亲好几次拖着他佝偻的身躯,往矿里,往村里谈判赔偿事宜,可是,每一次父亲都是希望而去,失望而回。父亲就像一只皮球,一只泄了气的皮球——给矿里和村里踢来踢去,还不能蹦出高度来。  “什么时候交钱?没钱我们只好断药了,没治好也要出院。”医生冷冰冰的话语一直在不断的重复。这话,犹如一台挤压机,活生生的在父亲原本就苍老的脸庞上挤出了好几道新的褶子;这话,也如一把刀子,每次都能深深的剜痛了妻子的心,而妻子,却只能垂泪叹息。  这种病治起来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一贫如洗的家里又怎能消受得了?都借遍了,再借肯定是借不到的了,何况,在我的记忆中,家里并没有富裕的亲戚。  带病出院,别无选择。  我知道,这样出院就意味着我离死神就越来越近了,我今后的活着,也许只是为了等死。    三  出院了,无奈的出院了。  父亲在我进门前放了一大串的鞭炮,说是给我驱邪;妻子把我安置好,就忙着把那一只正在下蛋的母鸡给杀了,说是用来拜拜神,祈求神给我庇护庇护。  我知道,他们的煞费苦心,只不过是为了安慰我这一个近乎绝望的人。  是的,我很绝望。我的绝望是因为对父亲的愧疚。我自幼便失去了母亲,据说,母亲得病后由于没钱救治,便在极度的疼痛中抛下了我们父子俩。是父亲含辛茹苦的,一手把我拉扯大。可是,现在,我的父亲,我还没来得及向您回报,却已经闻到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气息。父亲啊,因为疾病,因为钱,您早早的失去了妻子,而现在,我似乎也快要以同样的方式跟您告别了。  我的绝望也是因为有愧于妻子对我的爱。妻子虽不是什么名门闺秀,但也出落得异常动人。年轻时的妻子有着不少的追求者,但妻子却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选择了一无所有的我。亲爱的妻子,我从来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假如我走了,我怎能对得起你对我那一份浓浓的爱?  我的绝望还在于我舍弃不下幼小的儿子。儿子就是我的全部,我曾经发誓:一定要让儿子读上书,完成学业,绝不能重复我的老路。儿子也似乎很懂事,在同龄的孩子里,他比其他孩子识的字要多,写得字也很工整。可是,我心爱的儿子,今世,爸爸肯定无法看到你学业有成的一刻了。    四  断药的后果很快就显现出来了。出院不到三个月,我渐渐的感到了呼吸困难,行走也显得力不从心了。父亲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些钱,为我配了氧气,配了一个轮椅。我明白,从此,我再也离不开这两样东西。  妻子在每天的早晨或者黄昏,都会推着我到院子里活动,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因为长期的不行走,我的双腿萎缩得很厉害,只是薄薄的皮,包住瘦瘦的骨。  死神仿佛离我越来越近了,在好几次夜深人静的时刻,我都想拔掉身上的氧气管,让自己从此悄无声息的告别人世。可是,当我想起父亲瘦弱的身躯,想起妻子日渐衰老的容颜及天真活泼的儿子,我的心,终还是有些不忍。  这一夜,月残,风寒。  我对妻说:“敏,我恐怕时日无多了,等我走了之后,你一定要另找一个人家,把咱们的聪儿好好的抚养成人。”  妻猛然垂泪:“不!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相信我,你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  我说:“敏,听我的,我说的是实话……”  妻子伏在我身上嚎啕大哭。  而我,再也没有力气说出半句的安慰,只能任由两行热泪在清瘦的脸庞潸然流下。是的,我原本是要好好的活着,可是,如今,我的活着,却只是为了等死,    五  村长终于换了。据说,老村长因为与矿里有一些不干净的来往,在东窗事发之后,就给免了。  父亲欣喜若狂。自从我病了以来,这还是我次看到他脸上泛起了红光,也是次看到他炯炯有神的目光。  第二天,父亲满怀期待,背着一大撂的病历、证明,早早的出门了。他要到村里去,去找新的村长说一说给我赔偿的事宜。  黄昏。落日。夕阳斜照。  儿子在院子里默默的玩着石子。自从我用上了氧气和轮椅之后,儿子突然变得沉默了,他仿佛明白了什么。我也好久没听过他唱《种太阳了》。是的,他就是我种下的太阳,只不过,他的光芒也逐渐变得黯淡了。  院子里的老槐树停歇着几只乌鸦,它们俯视的眼神令我感到有点恐惧。远远的有人走过来了,它们才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这走过来的人正是父亲。父亲疲惫的回来了,他一语不发,只是一个人在院子里默默的抽起了旱烟。我明白,父亲这一次的出门,依旧是徒劳,他也依旧是那一只给人踢来踢去的泄了气的皮球。  夜深,死一般寂静。  累了一天的妻子在一旁沉沉的睡着了。  黑夜里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猫头鹰啼叫。按照乡下说法,猫头鹰的啼叫过后,往往在不久之后会有人告别人世。我不由得来了一阵惊悚:我还活着吗?我掐了掐脸庞,嗯,还活着。可是,我也明白,如今的我,除了还有父亲、妻子、儿子,我是一个被彻底抛弃了的人,我的活着,只是为了等死,而且,为期不远……    二〇一一年五月八日 共 265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重视 前列”陷“阱
昆明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能治疗好癫痫病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芜湖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芜湖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芜湖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芜湖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芜湖有哪些眼科医院 蚌埠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淮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马鞍山有哪些成瘾医学科医院 马鞍山有哪些中医男科医院 马鞍山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男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小儿骨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淮北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宝鸡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宝鸡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咸阳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中医肿瘤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商洛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新余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通化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外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妇科医院 白山有哪些其他医院 大理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克州一丙医院哪家好 大理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商洛医院哪家好 静脉炎 饮酒 验孕棒 黔南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黔南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拉萨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血管瘤最佳治疗时间 万宁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万宁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怎么预防尖锐湿疣 白癜风初期症状 屯昌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屯昌有哪些中医妇产科医院 癫痫病怎么诊断 股骨头坏死怎么诊断 澄迈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心理咨询科医院 乐东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儿童齿科吃什么 乐东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干细胞治疗糖尿病 乐东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乐东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慢阻肺最初症状 脑瘫吃什么 内分泌性不孕吃什么 前列腺炎吃什么 池州男科医院 小儿病毒感染性口炎医院 小肠异物医院 浙江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IMCC医院 海南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海南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烧伤科医院 深圳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肇庆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小儿神经外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儿童口腔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肿瘤妇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中山有哪些性病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东营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无锡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